婁底日報 婁底晚報 新聞中心 縣市區 法治 專題 旅遊 房産家居 文化 圖吧 更多
婁底新新網 > 文化 > 文壇藝訊 > 正文

芝麻月餅裏的歲月

2019/9/20 11:27:24  來源:婁底新新網  彭余辉

現在一看到芝麻月餅,聞著那股芝麻香味,我情不自禁地就一嘴口水,思緒就一下拉回到三十年前。關于芝麻月餅,有著許多難忘的回憶。

那個時候,物質匮乏,要啥沒啥。母親身體欠好,基本每個月要生一次病,我們三姐妹只能在閑暇時幫母親搭把手,重的農活勝任不了。父親在我記憶裏他只知道一年到頭忙村裏的事,家中的農事總比別人家慢好幾拍,我雖然性子急,但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所以心底裏對父親總是不理解。

那是1988年的中秋節,母親一早跟我說父親會給我們買芝麻月餅回來,我欣喜若狂,時不時跑到村頭馬路上翹首而盼,應該來回不下十次。

終于盼到了父親回來,我迫不及待地向他索要,父親也顧不上休息,小心翼翼地從懷裏掏出個報紙包,透過報紙散發的芝麻清香撲鼻而來,我到現在都記憶猶新。我嫌棄地看父親慢條斯理一層層地打開,兩個誘人的月餅马上呈現在眼前,我急忙吞咽了幾下,才使得口水沒有流出來。母親從廚房樂呵呵地出來了,見只有兩個月餅,一下子收住了笑容,悄悄地問父親:“不是說好了買四個的嗎?”父親一臉窘樣:“我把買月餅的錢給了一個五保戶,這兩個都是賒的。”

   我不敢说话,刚才那股高兴劲儿一下子没有了。一会儿工夫,母亲咬咬牙说:“把月饼给爷爷奶奶送去。”我快要哭了,眼巴巴地看着那两个月饼,似乎已经感受到了它那回味悠长的味道。母亲看我的样子,极尽温柔而又意味深长地对我说:“爷爷奶奶年岁已高,相比力而言,他们更应该拥有这两个月饼,你们未来的路还很长,将来要吃什么样的月饼都能有。”听母亲这么说,我很懂事地接受了,送给爷爷奶奶的同时,还乖巧地喂他们吃,我生怕爷爷奶奶要给我吃一点,我会管不住我的嘴。

上初中的時候,路修好了,交通方便了,母親養點家禽,種點蔬菜拿到集市上賣貼補家用,條件也相對好些。有一天快放學的時候,在三樓的走廊上,我一眼就看到母親提著一個布袋,朝學校裏不停的張望,我疾步跑到母親身邊,這次母親倒像個小孩一樣,迫不及待地從她的百寶袋裏拿出來四個芝麻月餅,欣喜地跟我說,今天去街上賣了點雞蛋,看到芝麻月餅就毫不猶豫地給我買了幾個,正是長身體的年紀,囑咐我多吃點,我如獲至寶,正想著打開包裝和母親一起分享,沒想到母親早已經消逝在我的視線中。我當時舍不得吃,一個月餅每天睡前吃一點點,那幾個月餅整整吃了一個月。

沐浴著改革開放的春風,市場經濟的開放,父母手中有了些許余錢,母親的身體也好了很多,各式各樣的月餅也出現了,差异的口味,琳琅滿目,我們的日子也是芝麻開花節節高。但是每到中秋節,母親還會一如既往地買很多芝麻月餅,平時有芝麻月餅也會攢到那裏等著我們回家吃,很多時候母親因爲舍不得吃,都過期了甚至發黴了,伯父經常說道母親,說我們家的東西總是要等到發黴才想起來吃,其實他不知道,是母親惦記著我們,生怕我們吃漏了,月餅裏的芝麻、花生、冰糖餡,是母親甜蜜的愛,是母親對美好生活的憧憬。

歲月不居,時節如流,轉眼三十多年過去了,芝麻月餅,成了現代人心目中的“土貨”,不知不覺中,可供選擇的太多太多,可對芝麻月餅那份埋藏在心底的深情,仍倍增而不減,我把這些故事告訴女兒,她很驚訝不相信,我笑而不答,隨手給了她一個,她吃後是止不住地點頭,每每發現一個,總記得會留給我。

生活日新月異,苦難早已風幹。在五彩斑斓的食物面前,芝麻月餅仍然安靜地呆在一旁,守住甯靜的歲月,記載曾經的美好,它不僅僅是月餅,它既是一個濃縮歲月、傳遞溫情的接力棒,又是一部見證時代、記錄美好的史書,書寫著幾輩人的滄桑歲月和人生曆程。我家的芝麻月餅,更不例外,它見證著我們家一天比一天好的小日子,也見證著祖國一天比一天繁榮兴盛!


標簽: [ 编辑:邱海红]

版權與免責聲明:

婁底日報、婁底晚報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婁底新新網公布,凡注明为婁底新新網的稿件转载务必注明來源原文鏈接地址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凡本网注明“來源:XXX(非婁底新新網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通报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相關閱讀

新聞頭條

熱點推薦

熱點圖片